金马影展之《帝国玫瑰》 azuo 2008-10-09 10:42:42来源:

二OO八年新帝国情史《帝国玫瑰》 由阿米塔布巴克臣苍劲嗓音一下拍
,阿克巴的宫廷细密画徐徐舒滚动条 :
《这只是诸多版本之一》,无须深究真有其人抑其事, 《文件之虚构》( Fiction
in the Archies – Pardon Tale and Their Telllers in Sixteenth-Century
France,1987)往往存在于各种形式之间,Natalie Zemon
Davis曾根据中世纪法国赦罪文件分析《真实》—-
尽管照实笔录事件始末,刀笔吏屡受巧于辞令者左右。

由于受制于《公正》,如实听写成了必要之反向制约,被指控者不捏照,却仍可在凭据之上层层堆砌形容词,生动的伪中立的情绪用语主控叙述句所向披靡,文件逐渐从真实走向虚构,
甚于小说者流,小说和虚构(Fiction/Fictive)之间难以切割。

阿米塔布巴克臣担任刀笔吏,或者他的口述者角色就是虚构的创作人,
冗长的战争仅分钟,他揭露小说以及结构之过程, 观众像阅读文件的判决法官,
三小时电影文本说服与否,
端视片中主人公彼此存在的信仰问题,大君与帝王切磋权谋,以及两人滋生的情愫,文件尽情铺陈形容词,主述句,美术指导搬师实景,为女星艾许瓦莉亚雷依巴克臣和男主人公Hrithik
Roshan上了古色,举手投足有宝莱坞古装片必备水准,
人物和景观套色相融彷若历朝细密画师一笔笔的师承。虽然是《众多版本之一》,
但细密画师闭上眼都能顺手流畅画出的波斯构图(miniature),可说这部电影向伟大蒙兀儿帝国致敬。

曾经有几部蒙兀儿古装爱情电影,例如:《泰姬玛哈─永恒的爱情》;
另一位Rai小姐的《泰姬玛哈》 ,全栽在开场序言未几,韵事和正史牵绊不清。
反而不如《帝国玫瑰》直言无讳,
电影里阿克巴三岁后就跳到成年,然后大笔提及正史鲜闻的妻子乔达,
不惊缚手缚脚。

男女主人公两人天成的潇洒俊俏几乎占满了整个屏幕。Aishwarya Rai Bachchan
自宝莱坞生死恋之后的代表作堪推独一,
难以想像六年旋及而过,帕罗/帕瓦蒂依然像雪山女神一样,人间的纷扰滴溜滴溜转于眼眸,
又滴溜滴溜的抛开了,
忽尔是斋浦尔琥珀堡中的武家公主剑眉星目刀剑舞,一时绾缀宫廷盈盈笑,
女主人公扮相之佳若谦称全印第二,没人敢说第一。

为了《家》《国》,乔达和阿克巴缔结政治婚姻, Hrithik
Roshan饰演阿克巴,全身帝王心术,先求蒙兀儿利益再论个人幸福,利用各邦冲突,招安不成再打,貌美公主是意外之获。
电影藉宗教歧异,从妥协─相恋─误会─
知心一路挥洒,两位主人公不辜负众望眉目有情,乔达
膜拜黑天,专注吟诵的柔柔清音一缕缕勾引帝王寻声而来,她虔诚礼拜不察,阿克巴眼见神龛,
半是惊奇半是呵责,他允许她不改信仰,
伊斯兰教的红堡敞门让印度教登堂入室近似于宠爱。两位演员最擅常的眉目传情技法,一再通过中镜头放大,只要一出现,再怎么可预期的画面剧情,眼神交会立刻火习耀满室,
从此Aishwarya Rai Bachchan 最适合的屏幕搭伴不是真丈夫Abhishek
Bachchan,而是Hrithik Roshan。

如果电影只描写儿女情长,两位主人公具说服力
,例如阿克巴误会乔达有染,暂且别妻还家,冰释误会,阿克巴起驾琥珀堡迎妻,
一时得先过妻子刀脚兵刃,
一下得从人君身份降为人夫,贫嘴滑舌讨饶,做小也会做闲也不差,乔达娇容嗔怨,这时口述者的虚构能力凭借普遍家务事颇能引逗观众,
可是文本退出了两人,叙述正史片段不够波澜,像是画片张张。
毕竟两人于正史上交集不多,她仅是他宫人,
又疑为第四任帝王贾汗季生母或其后宫,
两端线头便随便往中一系,故意加上棉团勾缠。
除却阿克巴与乔达交心,含情脉脉外,独个阿克巴好,独个乔达亦佳,两人可以各自拍MTV,尤其乔达角色来自斋普特族,
世代尚武为主, 可说是不系明珠系宝刀之流,
紧身白衣挥舞刀锋,一身俏丽兼寒光逼人,这么个《有故事的角色》,
足以为传奇,突然没了下文,怪可惜的。

最奇怪的是,嫁妆内放了一封未寄的绝命情书,
要结识不深的新婚夫婿豁达大度?为了冲突而冲突,就算乔达在夜阑人静流了多少泪,哭湿多少锦帕,望断琥珀堡长城,心力之怯实在教人难以同情。

传奇多半是在事实之上添色,《帝国玫瑰》一片美得像宫廷画,导演刻意安插几张画片,
但要作为阿克巴打开下一世君主的时代,作为两人爱情见证,不是请回教苏菲教派Sufi跳旋转舞赐福就够了,依旧有未说之处,传奇依旧意犹未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