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家禄在入佛门前,为人就随和厚道,不讲假话,严以责己,宽以待人,生活俭朴。95年初,一次摔跤,引起中风,全身不能动,眼不能睁,嘴歪,十分痛苦。他女儿尤立帆信佛,为求佛菩萨保佑父亲,一是放生,二是到寺里敬香、在佛菩萨像前发大愿。结果仅九天,尤家禄的病就全好了,没有后遗症。走起路来,老伴都跟不上。这件事使尤家禄相信了佛法,并开始念佛。一个月后,即
95年3月在金粟庵皈依了三宝。

今年75岁的尤家禄,52年曾任过大厂镇代理镇长职务,以后先后在
272煤田、江苏省交通厅、新华船厂等处任职,80年离休,96年9月3日往生。

往生前一周左右时间里,他表现有不少异常。他平时除了念佛听经解,还喜欢看报纸、看下棋、看打桌球,也常与一些外地朋友通信交流诗作。那几天,这些全都停止了。整天不大出门,除了吃饭睡觉,几乎全部白天时间都用于念佛、拜佛、听录音。妻子劝他出门活动活动,看看下棋和打桌球,他说对这些都不感兴趣了。但这期间,他却往金粟庵去了一趟,烧香拜佛,拿出50元供养常住。他还整理了自己喜爱的书报,收拾收拾,也卖掉了一部分。往生前两天,上街理了发,回家后觉得胡子未刮干净,又自己动手刮,随后又洗了澡。在他往生前一天晚上,女儿尤立帆突然觉得要回家看看,她一进门就闻到很浓的檀香味,而家中并没有人烧檀香。她妈妈在尤家禄往生后追忆说,这浓浓的香味持续了两三天。女儿在闻到檀香味的同时,见父亲集中精力念佛,跟他打招呼,他只嗯了一声,还继续念佛。父亲没有与她谈一句话,但看上去他精神非常好,前一阵还有点咳嗽,白天还闹困,这时都好了。

尤居士开始念佛,还有夹杂,后来与老伴一起听净空法师弘扬净土的录音,与老伴共同切磋,心很快定下来,由开始每天念佛四十分钟左右,逐渐增加到每天
2小时、3小时,后来达到4小时。往生前的几个月,他每天早晨三点多钟起床,四点钟左右开始念佛,念到六点钟左右。早饭后休息一下,八点开始又念佛1小时左右。其他时间,他还反复听净空法师讲解《无量寿经》、《阿弥陀经》、《观无量寿经》和《普贤行愿品》的磁带,每天一般听两盘。他念佛心很诚敬,常常感动得泪流满面。有一天听了《观无量寿经》的磁带,夜晚就梦见金光闪闪的阿弥陀佛出现在他和自己妻子的面前。《西方公据》有念佛记数图,他每念500声即记一个点,到96年8月10日以前,一年多就记满了《西方公据》上的计数图两遍共二十张,共念阿弥陀佛圣号五百万声以上。

9月4日上午九点多钟,家人送尤家禄居士遗体往殡仪馆火化,头顶依然发热。头七第一天,全家念佛。办丧事期间没有杀生,家中诸事都比较顺利。为尤居士授三皈依的全乘法师和栖霞山的本振法师得知他往生前示现的种种瑞相,都认为他肯定往生了。这也深深教育了尤家禄居士全家。他的四个儿子原来都不信佛,现在亲身经历、亲眼看到的这种种瑞相,都对学佛开始有了正确的认识;特别是过去对父亲学佛意见较多的大儿子,转变最大,现在经常念佛,也不再杀生了。

他身旁家属按照一般世俗方法,正准备给他换衣服。正好这时,他女儿尤立帆居士赶到了,立刻制止了这种作法。她发现被搬动后的父亲眉头有点皱,嘴唇发白,便立即组织和动员全家人一起念佛。念了一段时间后,看到父亲的面色开始变化,嘴唇变红,出现笑容。尤家禄的妻子还听到丈夫嘴里好象发出什么声音,以为他缓过气来又同大家一块儿念佛了。直到第二天早晨,大概在尤居士往生八、九个小时以后,他家属才重新给他换衣服。当时尤家禄面相非常好,眉头舒展,脸色丰润,笑咪咪的。尤立帆说,学佛人绝对不敢打妄语,当时我父亲那个样子,同墙上贴着的阿弥陀佛像简直太像了,活像阿弥陀佛。尤立帆摸摸父亲的脚心、膝盖、肚脐和脸,都凉了,而头顶却热乎乎的。这时许多亲友来看尤家禄的遗体,见他面貌如此好,都十分惊奇赞叹。

听说南京尤家禄居士离世时出现了许多瑞相,我们有幸在新街口附近的一个宿舍楼里,访问了尤家禄居士的家属。

尤家禄居士站立礼佛往生记

尤家禄居士站立礼佛往生记(尤立帆居士口述钟兆祥等人共同整理)

9月3日晚饭后,尤居士带孙女在楼门口玩了一会,不久就与老伴一起按平时习惯,八时左右睡觉。但刚躺下一会,忽然起床,穿上长裤下地,站在床前。他老伴有点奇怪,借着堂屋外的亮光,只见丈夫站在床边的地面上,面向西墙贴着的阿弥陀佛像,嘴里发出轻微的像平时念佛的声音,随后声音逐渐减弱,慢慢弓身弯腰,头放在床上。他老伴把灯打开,见他两腿还直立着,只是两手手心向上放在床上,头在两手中间,完全是一种拜佛的姿势;但却不见动静,嘴里也没有声音了。喊了他几声也没见答应,发现他已停止了呼吸。家中人立即打电话给尤立帆,并请来了医生。医生稍作诊断,即说人已经走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