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有一句老话,叫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在国内首家网络情感隐私节目《情感密电码》中,一个为了取悦未婚夫去做丰胸手术的“太平公主”最终却惨遭对方无情的抛弃,虽然现场在线的多数网友都很同情她,但看得出大家潜意识中还是对丰乳肥臀式的火爆身材神往不已。要不如今丰胸广告整容机构怎么会如春天的杨花漫天飞舞?各种假胸假乳四处横行,一时间人们戏称:“骑白马的不一定是王子,很有可能是唐僧;有翅膀的不一定是天使,很有可能是个鸟人;波涛汹涌的不一定是真枪实弹的,很有可能是人工伪造的”。
其实,熟悉中国传统文化的人都应该知道,“丰乳肥臀”是地道的舶来品,古希腊的雕塑中这类波涛汹涌凹凸有致的美女俯拾皆是,包括那个断臂的维纳斯也拥有这样一副丰满圆润的惹火身材。《十日谈》的作者——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杰出的代表作家卜伽丘也曾描绘过他心目中理想的美女形象:其中就有“宽大饱满的前胸”――但这种汹涌澎湃的魔鬼身材严格来说并不符合千百年来中国人对女性的审美标准。日本学者著名汉学家笠原仲二曾在他所著的《古代中国人的美意识》一书中,根据《诗经》中的《君子偕老》、《硕人》、《猗嗟》,《列子-周穆王》,《楚辞》中的《神女赋》、《登徒子好色赋》,司马相如《上林赋》,曹植《洛神赋》、《淮南子-修务训》以及《西京杂记》等作品,将中国古代人们心目中的理想美女,做了如下的概括:年轻苗条,肌肤白嫩如凝脂,手指细柔如破土幼芽,两耳稍长显出一副福相,黑发光泽如漆,发髻高梳,簪珥精巧,面颊丰润,鼻梁高高,朱红的小嘴唇,整齐洁白的稚齿,文彩鲜艳的衣装,以及舒徐优雅、柔情宽容的举止等等。分析不可谓不透彻,概括不可谓不详细,但大家注意到没有,对女性第二性征比较重要的胸部和臀部都忽略不计。
《红楼梦》第三回林黛玉进贾府时曹雪芹对她的外貌有个非常仔细的描写,什么“两弯似蹙非蹙笼烟眉,一双似喜非喜含情目。态生两靥之愁,娇袭一身之病。泪光点点,娇喘微微。娴静似娇花照水,行动如弱柳扶风。心较比干多一窍,病如西子胜三分。”唯独对林黛玉的胸部特征只字不提,包括丰满的薛宝钗,也只是说她“面若银盘,眼如水杏”,我敢断定,以林黛玉薛宝钗为代表的金陵十二钗都不是什么“波涛汹涌”型的性感美女,搞不好都是属于当代中国女性比较自卑的“太平公主”型。就说那个以“肥胖为美”的杨贵妃,据有关资料记载她的胸部也只不过是“软温新剥鸡头肉”,根本不算是“大波美眉”。而林语堂先生在他那部闻名遐迩的《中国人》一书中更是直言不讳:称明代仇十洲这样以描写妇女生活著称的画家,他画的裸体仕女画,胸部就像一个个土豆。之所以会这样,林语堂认为这跟中国人缺乏欣赏人体美的传统有关。西方女性如果拥有一副“丰乳肥臀”的身材,那会引以为豪。中国女人偏偏暴轸天物,在封建礼教的压迫下去搞什么“束胸缠足”,直到1927年,国民党广东政府还专门发布了禁止女子束胸的规定,被新闻界称之为“天乳运动”。当时身在广州的鲁迅先生有感而发,还为此写了一篇题为“忧‘天乳’”的文章。
因此,古代的中国男人不“恋乳”,只好“恋足”了,有人就说,一个恋足癖男人,一定是一个十足的中国男人。对于女人的脚丫子空前绝后的迷恋,可以说是中国男人最变态的一个专利。小脚、纳妾、太监成了中国传统文化独步世界民族之林的三大“绝活”。从五代十国那位写过“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的李后主开始,中国男人就和女人的脚丫子开始“剪不断理还乱”了。据说李煜给自己一个宠姬做“莲花座”,“以帛缠足”,在莲花座上起舞,“屈上作新月状”,非常漂亮,一时间引得南唐的女孩子纷纷仿效。南唐以下,女人的脚丫子就不再属于自己的了,它成了男人之亵玩物。
宋代大文豪苏东坡曾专门做《菩萨蛮》一词,咏叹缠足。“涂香莫惜莲承步,长愁罗袜凌波去;只见舞回风,都无行处踪。偷立宫样稳,并立双跌困;纤妙说应难,须从掌上看。”这也可称之为中国诗词史上专咏缠足的第一首词。《西厢记》里那个以跳花墙闻名于世的张君瑞先生,他第一次看见崔莺莺小姐时,便是先迷上了她的脚,连看见她走过去的脚印,心里都突突直跳。后来中国女人的小脚干脆就获得了一个无比美妙的雅号,叫“三寸金莲”,据说这金莲之美,还催生出无数的赏莲专家,俗称“莲迷”。郁达夫在他的大作里就写过,每逢吃藕的时候,他就想到二小姐白花花的玉足,于是乎他阁下就胃口大增,又多吃了两碗。连近代最著名的学贯中西经常出国远游的辜鸿铭老先生。其娇妻就以拥有一双“瘦小尖弯香软”俱全的金莲闻名于世。当时英国绅士嘲笑国人好小脚影响行走之时,辜先生即以英人好细腰妨碍内脏发育回之。英人嘲笑我们好闻小脚,辜先生又微笑以西人喜嗅Cheese驳斥。因此连西人也不由得对辜老肃然起敬,对小脚则刮目相看。
传统的中国女性之美,可以用“柔顺轻怯”这四个字来概括。王夫人之所以相中宝钗作媳妇,估计就是按这个公式套的,黛玉除了“轻”符合标准之外,其余三项都不达标。女人缠了足,就会弱不禁风行动不便,就会大门不出二门不踩,乖乖呆在房间里成为男人的玩物。相反一个女人挺着豪乳四处招摇,到处抛头露面招蜂忍蝶,这是中国传统士大夫最不能容忍的。难怪有人考证说即使是中国古代的十大名妓,也一定是彻头彻尾的“太平公主”,但是她们的“三寸金莲”却一定让当时的文人赏心悦目,因为古代中国男人对女人乳房的审美意识还未觉醒,只好在对方的“三寸金莲”上流连忘返了。
而近年来中国男人对“豪乳”的五迷三道,女人对“丰胸”的锲而不舍,则是西风东渐的影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